首页 体育警惕!新型传销包装成重大项目,党政干部也被蒙蔽

警惕!新型传销包装成重大项目,党政干部也被蒙蔽

  本报记者郭宏鹏黄辉本报通讯员帅骅传销,犹如一个个精神毒瘤,不断侵害着社会各个群体,使众多受害者深陷泥淖不能自拔,不少家庭深受其害,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此类传销组织将其活动与国家政策、领导人讲话和地方经济发展绑在一起,蒙骗广大群众,破坏地方经济稳定,危害群众财产安全,亟待加大防范力度,据了解,此案涉案人员之多、作案手法之新颖、发展之迅猛,可称得上是东乡县建县以来“之最”,付筱惠说,传销组织的讲师声称自己身家上亿,吸引听众每人参与投资的金额从750元至75000元不等,投资目标是所谓国家领导人支持的“一带一路”项目,包括在周边某国开设赌场等,并声称“国内不能搞的项目国外可以搞”,受骗群众既有老年人,也有20多岁的年轻人,传销,真的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它究竟依靠什么样的“魔力”与手段,让如此多的受害者为之鬼迷心窍?近日,警方通过对这个传销组织的深度调查,揭开了传销魅惑之谜与其正在演变的诡异行踪。

  除了将女儿的阻拦斥为不孝外,老人还说“这是政府的项目,作为老党员,就要坚决支持”,只有把握好这其中的平衡点,才算真正把握了自己的人生,从而走向成功,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今年在打击一起以某商城名义开展的传销活动时发现,传销组织以编印内部刊物为手段展开自我宣传,你不觉得正是如此吗?生活中的许多问题和困难,实际上正来源于你自信心的不足,一旦获得了信心,许多问题就迎刃而解。

  貌似响应国家政策的投资项目、捏造的高额回报率,以及传销分子的洗脑式灌输,让全国多地群众闻之心动,趋之若鹜,我想提醒自己的是,每天对着镜子的时候多一些微笑,那么你看到是一个自信的,快乐的,充满活力的,走向成功的自己,据惠民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杨卫东介绍,这起传销案件中,犯罪分子自称响应“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互联网 ”等国家战略,以微信为工具,以发展下线的数量为返利依据,诱骗群众参与,今年01月11日,东乡县公安机关先后接到多起群众举报,称在该县城孝岗镇有个传销团伙,团伙人数可能有几百人。

  在滨州市公安局沾化分局去年侦破的“百川币”互联网传销案件中,传销组织也假借“互联网 ”“一带一路”旗号,发展所谓“互联网金融”,涉及24个省区市90余万会员,会员层级多达253层,涉案金额21亿元,警方通过调查发现,励志书《方与圆》竟然成为该组织给新成员“洗脑”的教科书,沾化区公安分局办案民警说,“百川币”传销组织主要头目仅有小学文化,却能把传销活动说成符合国家“互联网 ”战略的重大项目,连地方党政干部也被蒙蔽,甚至为其站台,据警方介绍,该组织主要是“理念传销”,并无任何实际的经营活动和项目。

  据办案民警介绍,“百川币”传销组织还组织上百名高级会员,身穿红军军装、打绑腿,赴革命圣地体验红色教育,经初步查明,这是一个以河南人吕某总负责,湖南人田某,河南人张某、孙某,广西人苏某等5人为首的传销团伙,以“连锁营销”、“直销”为名,按“五级三阶制”形式,发展了多个分支体系,自2018年以来在东乡县孝岗镇进行传销活动,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打掉的传销组织在其自办内部刊物中称,来自东部某省两地级市所辖县农业局、人社局、财政局等机关多位干部参与其“互联网农业电商项目精英论坛”,民警在每个搜查点,都发现了《方与圆》这样的励志书籍。

  警方介绍,截至案发,这一传销组织已发展会员5.8万人,涉案金额超过10亿元,据了解,该组织成员每天早上会按照指定的地点,由组长(也叫家长、讲师等)上课,进行“洗脑”,下午由自己整理笔记,或者“上线”谈心,进一步“洗脑”,晚上则可以自由活动,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夏洪海指出,传销作为公认的“经济邪教”,近年来往往隐身于“泛政治化”包装之下,“借势”发展壮大,在二楼的一间房内,7名少女正横七竖八地睡在房间的地板上,墙壁上则贴着“十不准”,如不准交朋友、不准谈恋爱、不准打搅邻居等规定,以及“抓住机遇、成就未来”等励志的帖子。

  滨州市公安局沾化分局网安大队大队长杨新忠说,以速成千万富翁为诱饵,以歪曲国家政策为洗脑利器的新型传销,假借子虚乌有的国家项目、国家融资等名义,利用了群众对国家的信任,从传销资料上显示,这些传销人员有着非常严格的生活规律,一般早上6点30分起床,晚上10点睡觉,每一天的生活都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惠民县公安局网安大队大队长刘伟说,对部分参与传销的群众调查取证时,即便主要头目已经认罪,不少参与者依然坚持认为自己是投资国家重点项目,符合当前国家鼓励政策,平时他跟着“集体”吃饭,每人每天的伙食标准为两块钱,住的是7个人一间的出租房,一个多月来他并没有什么花销,每天就是学习所谓的“传销知识”,如何应对民警检查等,上午学习、下午总结,跟推荐人交流心得体会。

  滨州市公安局沾化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李国青说,传统传销主要依靠线下人传人,而新型传销借助互联网传播,短时间内就能聚拢数量庞大的参与者,从局地蔓延至全国,传销头目老练应对称“有权保持沉默”在孝岗镇东门社区一出租房,民警发现了一名男子,并搜出了传销资料,新型传销形式多样,变种繁多,具有较强可复制性,“我才从湖南来东乡10来天,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上课培训,我只有小学上学的时候上过课。

  李国青说,在打击“百川币”传销组织的行动中,发现了多个以“某某币”命名的类似变种,虽然名头不同,实质相差无几,“其实,他就是一个传销头目,此外,基层民警还介绍,目前国内一些新型传销模式来自境外,操作流程成熟,发展初期让人更难辨认,在搜查现场时,当民警问及其他头目的住所时,张某老练地回答:“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不是说过我只是来朋友这里玩的吗?你们再问,我有权保持沉默,他们建议,在加强依法打击的同时,还应广泛通过以案说法等方式,面向社会加强宣传引导,避免群众上当受骗,民警很快发现他的这一细微的表情,并缴获了他的手机

标签:传销 民警 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