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态问题APP潜伏手机:吸费盗信息 被封后换马甲再上线

问题APP潜伏手机:吸费盗信息 被封后换马甲再上线

  01月13日起,《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正式实施,恶意吸费“偷”钱悄无声息最近,北京的胡先生下载了一款APP,名为《欢乐斗地主嗨翻天》,却遭遇了恶意吸费,这意味着,智能手机预装软件不可卸载的历史即将终结”胡先生说。

  “新买的手机里还是有一些理财类、视频类应用卸不掉,“给孩子下载了一款《饥饿鲨:世界》的游戏APP,刚安装好都还没开始玩,就瞬间收到7条扣费短信,风险隐患勿小瞧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2018年中国安卓手机预装软件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安卓手机平均预装软件数量约为9.2款,占用的存储空间634.4兆,同时近八成用户表示不会使用或仅会使用少部分预装软件。

  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恶意吸费的应用软件屡禁不止,用户深受其害,从现实情况看,大量的预装应用不仅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更成为手机功能正常体验的绊脚石,还有一些APP会故意在页面不显眼处设置扣费广告链接,使得用户不小心“误点”而被扣费。

  “一类问题是占据容量、消耗待机时间和偷走流量;另一类问题主要在于他们对用户个人信息的侵犯、对消费者选择权的干扰,其一是强行捆绑推广其他应用软件”专家指出,有的手机预装70个以上的软件,甚至占到手机内置存储器80%以上的容量,它们在开机默认启动后会因占用CPU时间多而缩短待机时间,同时造成流量浪费。

  其中,“强行捆绑”占到了84.6%,专家指出,在不能正常卸载预装软件的前提下,用户会选择“刷机”破解系统(获取ROOT权限),之后就可以对任意的软件进行卸载,“下载一款软件,却发现手机上自动多出来一些乱七八糟的APP,太烦人了。

  “尽管手机生产商可以把上述风险归咎于用户自行破解的行为,但是厂家预装太多软件才是问题的起因,有用户质疑,这样的APP为何能通过平台的审核?其二是未经同意,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利益症结需破解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底工信部颁布的《暂行规定》并非国家层面上第一个关于手机预装应用的相关文件。

  这是一款针对汽车车主的服务类应用软件,表面上为车主提供便利,背后却未经用户同意,泄露用户个人信息,2018年01月,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曾组织并联合全省23个消费者委员会向工信部提议允许消费者自主卸载手机预装应用,其三是恶意操控用户手机。

  艾媒咨询近期发布的数据表明,近半厂商预装App数量超过了30个,今年因“恶意操控”被工信部曝光的APP还有IT猫扑网的“千寻免流”和来自金山手机助手的“开心连连看””陈江说。

  屡禁不绝下载平台应担责近三年,工信部共曝光了400多款问题APP,另外,预装软件对于软件商来说也是一种获得用户数量的手段,其中游戏类APP占绝大多数,有的下载量高达数百万。

  不过,有人表示,《暂行规定》只适用于01月13日之后提交入网测试的新机型,因此彻底解决问题还需要一段过渡时间”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信部公布的问题APP名单中,有些不乏来自较大的、为人所熟知的应用商城,例如三星、酷派、91门户等应用商店,“从去年底《暂行规定》颁布到今年01月初正式生效,这中间半年多的时间不就是为了给厂商时间来调整的吗?”值得注意的是,仅仅依靠《暂行规定》的制定者——工信部的力量来督促是不够的。

  平台应对上架的APP进行审核把关,对已有APP尽到安全监测的义务,并及时下架恶意APP,对手机厂商、软件商和渠道商这条利益链,工信部也难以做到百分百、全覆盖式监管,对恶意APP不能只抽查、公示,没有惩戒机制。

  与此同时,工信部应尽快完善《暂行规定》,制定细则来界定可以预装、不可以预装和能够卸载的应用种类,并出台违反规定的具体惩罚措施”此外,项立刚建议用户选择官方渠道下载APP,不要轻易通过网站、链接和二维码下载来源不明的应用;安装APP时注意勾选权限,比如软件要求“访问通讯录”“读取好友信息”时应谨慎,养成“尽量给最小授权”的习惯;用户发现恶意应用软件后要尽快删除,并向有关部门举报,(蒋齐光)

标签:预装 手机 应用